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颐堂

来者便是有缘客,开怀笑迎惜缘人。

 
 
 

日志

 
 
关于我

老可, 号:清公、莲道人、随翁、问石山人、石悉、知不道人、沾化砚农、榖者等,斋名“大颐堂”(曾用“大如堂”)。生于甲辰仲冬,齐地布衣。今蛰伏幽燕,僻于乡野,藏修丹青,执经问难于世贤,业以刻鹄类鹜也。闲读耕砚,舌耕家塾,稽古之力,鬻画糊口。虽寒,犹乐耳。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画---<<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2008-04-14 17:18:12|  分类: 名家点评老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评著名画家老可先生的山水画

               净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画---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 可

 老可是我国当代以好古尚典、借古开今、独标新风而备受世人关注的画家。尤其于中国画研究院首届姜宝林导师工作室研读期间和毕业后创作的山水画《山泉清音》、《幽居寒山读清泉》、《却尘幽居王莽岭》、《秋深泉落清冷流》、《溪山高隐》等有影响的作品,被学术界和收藏界有识之士公认为最富有实力、最具有潜质的画家之一

在画家老可的山水画作品中不难看出,其笔墨语汇秉承于传统,生发于心悟。在感悟中写意,于顿悟中求真,在渐悟中生变。提按舒缓,不乖物理,独有己抒,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而别具自家迹象。既有对远古历史悲怆的追忆和思索,又有把于其相关经历、相关生活、相关命运拧在一起的一腔情结,满怀激情挖掘笔墨内在深度而直面现实生活赋予的淳朴与希冀。

古人云,“胸中有完局,笔不下相应”。此种灵境即是老可山水画创作的精髓所在。近年来,画家老可不断的将自己置身于大自然中,自觉践行着先贤“行万里路”的教诲。凌泰山之绝顶,一览众山小;置云海雪山,禅寺道院,感悟仙山佛境之灵性;登太行山最高峰王莽岭之巅,仰万仞险壁,俯瞰崆境深渊;跋燕山、秦岭,感悟古之苍茫;或静听松风月语,山泉清音;或禅赏高山流水,壶口湍急,大河直下,沧海巨浪。皆以自养浩然之气,籍存天地宏皓壮阔之精神。在了无尘俗之喧闹嘈杂的大自然中,闲旷悠然,逍遥适性,散怀畅神。正是由于画家老可于千山万水的跋涉中与自然万物对接,心灵深处胸藏丘壑,所以,面对大自然中危崖空谷的险峻,急湍飞瀑的雄奇,深山幽壑的静谧,则自然“应会感神,神超理得”。而大山中的朝曦暮霭,残阳冷月,蓄雨含烟,涧底泉声,花开云舞,雾凇霜挂等等,都曾一度感动着老可,并使其陶醉其中。“质有而趣灵”。此正是画家老可置身其境,心境共鸣,境中生情,以情写境的创作灵感之源。自然景物之“趣”与画家情意之“韵”在画面中互为渗透,情景交融。赏读其作品,可以看出,画家老可在正确把握传达自然景物之势的同时,将自己的生命情感融会于大自然中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一泉一水之中,借物抒情,怡悦情性。这其间,便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过程。纵观历代绘画名迹,概莫能外。画家老可也正是在师法造化中去体悟大千万象,在得其心源和悟道中经营笔墨于尺幅之间,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个性化语言。

画家因性情而异,所凸显出的不同绘画风格,是艺术的本真。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可爱山醉水,其心性实则在山水之间。赏读老可的巨幅水墨山水,其大气磅礴,慑魂夺魄之势,令人视觉和心灵在震撼中感受愉悦;其苍茫浑厚之壮美,清逸雅静之禅境,则会使人对人生况味产生无限遐思。老可始终把自己看作是山水中人。他把人与自然的交融和共鸣,作为艺术创作的根本。既爱高远之境界,以吐高山仰止之胸怀;也崇平远之佳境,以抒淡泊平和之心迹;更尚深远之幽邃,以泻澄怀味象之禅悟。从老可“寄情山水”的情感方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是以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象取道方式,把自然界中的物象赋予画家胸中的“意”,一种人性化的精神。即画家心中的“意”,通过已超越自然属性的“象”,去畅达画家人文士气之精神。我们知道,客观物象只有与生命、与心产生交流和融合以后,才具有审美的价值。在老可的山水画作品中,山、水、树、石、屋、桥等物象的造型已不再是现实景观的描摹,是画家通过人格化的意象,来表现其生命境界,即“格物致志”。为使作品格调不断得到提升,老可严肃认真地秉承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取道精神和取道方式,在与大自然的对话中用心关照和体察,在艺术创作和创造中去直接经验和体验,把生命融入自然中,与自然同化,最终实现和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两化”之境界。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画---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 可

 在长期的探索和参悟中,老可始终把“修身”作为“立格”之首要。老可对水墨绘画语境中的山水精神,曾以自己独特的思维视角作了阐释。在他看来,“自然天象即为山,人文知识则为水,将其合二为一,能以独特的笔墨语言和图式,阐发自己的思想情感,表达其至美之境则为山水画艺术之内核。”(老可画语)所以,多年来,老可在“行万里路”的同时,也认真践行着“读万卷书”之圣训。纵观中国画史,凡是有大成就的画家,向来非常注重精神涵养的修行。因为意境的实现,“端赖艺术家平素的精神涵养,天机的培植,在活泼泼的心灵飞跃而又凝神寂照的体验中突然地成就。”(宗白华《美学散步》)老可早在天津美术学院和中国画研究院求学期间,便求知若渴。凭借对中国画的执着热爱,他博览群书,阅读了大量古今画史、画论方面的论著文章,大大提高了自身的理论水平。对于相关的文史知识的掌握与积累,也使其知识面及其结构得到了扩展与丰富。毕业之后,仍持之以恒研读国学知识,读诗释词,饱涉益学。尤其对儒、释、道等诸子百家的人文精神,进行了深入探讨和消化贯通。为广开视野,拓展艺术胸襟,老可还注重研究和借鉴版画、壁画、农民画等姊妹艺术,取其精华,兼收并蓄。为广取博学,老可处处留意并不断深入异地乡村搜集、扑捉、观察和研究不同民族的乡风民俗和民间艺术。为此,他不辞艰辛,奔甘肃,入山西,去河北,走山东……于名山大川中写生,广泛搜集素材;于真山真水中畅意,情融祖国山河;于乡村民俗中追忆,感悟生命之悲壮……。深厚的文化素养和对自然山水直接的、充分的观察体验,使得画家超脱尘俗,涤荡出一颗“趣远之心”,从而为传达出山水的鲜活神韵和深远意境作了必要的准备。在老可的笔墨语境中可以看出,从其骨子里就一直生发着其文人的萧散、诗人的豪放、高士的雅逸和山东人的憨厚与笃实。尤其他的水墨山水于深沉浑厚中透着干净和实在,是高屋建瓴者的童心畅怀,是大智若愚者迂痴狂癫后的理性警语。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画---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 可

 老可的山水画多尚水墨,于玄素间见精微,于水与墨的破立中彰显气韵,于水墨自然之趣中写就自然山水之韵美和人文情怀之雅逸,在干湿浓淡的层层积墨中酣畅淋漓的挥洒,于大黑大白的矛盾对比中不断演绎着深邃的人生哲学。浑厚的黑色墨气在静谧荒冷中给人以无声的震撼和暇思,这种禅境似乎把人带回远古,在寂静苍凉中感悟人生况味。探赜索隐,老庄“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的哲学思想和唐人王维“画道之中,水墨为上”的艺术主张和精神理念,在老可的水墨山水画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儒家的“中庸”,道家的“清静无为”,佛家的“四大皆空”,在其营造的笔墨意境中愈发凸显立体,完美而统一。《周易》之“八卦”以“象”征“道”的生命律动,在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的笔墨演绎和图象营构中,也愈显神奇和生动。在这既陌生又熟悉,既遥远又备感亲切的此山彼水中,我们清楚地感受到,是画家“行万里路”、“师造化”后将现实生活中与大自然的对话交流与真切感受融入和强化于笔墨之中,并将之提炼、概括和升华。“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易·系辞上》)此正是画家老可为畅怀达“意”,而寄情之“象”。是画家心中的山,心中的水。究其深意,既有画家本人现实生活中在时势流俗挤压下挣扎与摆脱的无奈,又有强忍不屈的豪气;既有其灵魂在大彻大悟升华后的异样宁静,又有其沉思忧患的躁动与不安;既有对生命的深思和达观,又有对人文自然的悲叹和伤怀。正是这种既喜亦忧,既静亦动,既宁亦险等等复杂矛盾的互动和冲撞,才形成了其作品中笔墨的灵动和构图典雅。探究老可的作品,可以解构以“学术生命,生命学术”为立身之本的艺术家“中得心源”后的史诗般的创作规迹。他既注重空间层次的变化与转换,又讲求大框架与局部细节的对比与关联;既强调动势与静势的相克相生,又经意于结构能从传统经典美中给人们带来最佳心理反应;既注重节凑和谐的韵律美,又观注“成教化,助人伦”希冀于人们心灵深处的共鸣;既着重强化整体结构,又能于精微处尽见精神;既强烈着眼于大处,重文化蕴藏,又于具体小节处理上也极尽精致。也许正是这种尽善尽美的追求,才使其作品远观昭其势,近瞧彰其质。于远观,气势恢弘,大气磅礴,既具有强烈的视觉张力,又有慑魂惊魄的豪气。于近瞧,其山水画为密体山水,用笔沉稳,文火慢炖,清静灵趣,高古朴茂,清新典雅;细嚼处,笔笔生花,隐迹立形,玄化自然,意禅境邃,余味无穷。笔墨所到之处,无不匠心独运。既有润含春雨的柔情,又有干裂秋风之豪放;既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又不乏文人的清逸萧散。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画---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 可

 老可的山水画,无论是宏篇巨制,还是小幅佳构,都采用了“仰观俯察”、“以大观小”的审美观照方式,无论是高远、深远、还是平远,都能从整体把握高山峻岭的磅礴与静谧,神与物游,以情驱笔,气力相通,画有尽而意无穷。在章法经营上,在观照山水整体的同时,取舍简约,突出主题。根据画面的结构需要,“置陈布势”,“经营位置”,宾主呼应,错落有致,不失天成。构图起伏开合,疏密相间,有画处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阅其画,如身临其境,既可感受到北派山水雄浑苍茫的雄壮悲怆之壮美,又可意会到南宗山水温润清逸的禅境之韵美,行之,望之,卧之,游之,居之,陶冶性情,感悟人生,个中滋味,“大美不言”。从老可的艺术状态看,既有“身为物役”、“积劫方成”的苦学执着,也有“以画为乐”、“一超直入”的“至法”心境。多年来,老可谨守寂寞之道,潜心研习临摹古今名家佳作,上追隋唐五代,中取宋元,下涉明清诸家,其山水画作受范宽、李唐、李成、王蒙、倪瓒、沈周、石涛、八大等诸贤影响尤深。笔墨纵横跌宕,华滋俊逸。构图典雅,俯仰远近。意境幽远,禅静深邃。无一不彰显其深厚的传统功力。从老可作品中可以看出,画家学古并未泥古,而是师古而化,借古开今。是故,卓然不群,成绩斐然,终成当代名家。历观古代先贤巨匠,没有不是在博学诸家的基础上,独抒已见,而与众不同,为的即是“其自立门户而自成其所以为我也”。在老可看来,秉承传统,好古尚典是对祖先先知先觉大智慧的崇拜和精典文化艺术创造的尊重与感恩,是中国艺术传承上的“孝道”。学古人不能只满足于象古人,否则,艺术就不能延续和发展,艺术生命就要停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发展和图新中国画这个艰难而且只此方可图生的艺术“孝道”。观其作品之精微,无不由纵笔跌宕,粗犷激越的音符,畅漾于其间。于山石,则层层相加,处处见笔,积墨而成;于树木,则有笔有墨,笔笔生发,气贯而韵足;于屋、船、人、桥等点景之处,则劲笔用狠,干净利落,凸现精神。究其妙理,我们会惊人地发现,构成其作品绘画语言的基本元素符号是其独创的用笔之法——“钉头皴”。此笔法用笔即为书法楷书里面的挑法和撇法。行笔纵横跌宕,其迹为呈钉头状的皴法,故名“钉头皴”。无论是画面中的山、石、水、树、草、桥、船、人等的用笔,还是画面上画家常用的泥里拔丁点,其迹或曲或直,或长或短,或粗或细,或大或小,都是画家老可根据表达需要,在不同的绘画点上有意拉长或缩短,抽细或变粗,扩大或压小了的“钉头皴”的笔法。整幅作品,绘画语言单纯、统一,并呈中锋书写状,格调清新高雅,无不折射出画家的高深涵养和精湛的艺术造诣。老可的“钉头皴”,就像山水画大师傅抱石的“散锋皴”、石鲁的“拖泥带水皴”一样,是在研习传统笔墨基础上的继承、创新与发展。是画家老可在创作中将融入的对象,经体悟和感悟后不断进行演化和生变,进而产生出新的表达个人心灵感受的语言特质。此即是笔墨的生命所在,也是一个艺术家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所在。画家老可“钉头皴”的创立,为中国画艺术的继承发展作出了贡献,他实现了其文化艺术上的“孝道”。是故,自崭露头角始,即确立了其在美术界的应有地位。老可艺术上的成功是艰辛的,深沉的,苦涩的,也是顺理成章的。此所谓,顿渐禅悟妙理,至境其心自然。如果说老可在没有接受学院正规教育之前的十几年里,是一种仅凭对中国画艺术痴迷和与生俱来的天赋,而在中国画领域狂奔跋涉,带有某种盲动的话,那么,则在其进入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院之后的十几年来,学院派的正规熏陶和其厚积的学识与生活阅历,在其苦苦探索、不惜用生命追寻的理性思辩和不断生发的亢奋中,理应告别徘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此正是“天道酬勤”吧!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画---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 可

 老可之山水于峥嵘中见博大,有着接天连地的浑然气势。这其中,我们看到的是画家如山高海阔般的胸襟和淡泊高远的志向,如云海般飘逸的心性和高泉瀑布般奔放的情怀。山水主题在画家笔下已不断深化和延伸,从意向观照现实,从实在走向虚无,再从虚无走入人文。挺拔的高山写就的是中华民族高耸坚挺的脊梁和刚强不屈的性格,不尽的泉水则希冀的是生命的绵延。唱响生命,礼赞华夏,是老可山水画不朽的主题。《周易》倡行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和其生生不息的执着探索精神,是老可中国画创作不断图新的生命线。大自然给予画家的是生命的关注和感觉,而画家给予赏者的则是人生的启迪。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清人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有云:“作画宜癖,癖则与世俗相左而不得累其雅。作画宜痴,痴则与世俗相忘而不致伤其雅。作画宜贫,贫则每乖乎世俗而得以任其雅。作画宜迂,迂则自远于世俗而得以全其雅。”沈翁告戒画人,作画应做到“癖、痴、贫、迂”,而勿外慕纷华,驰名逐利,哗众取宠,苟合世俗。画家老可曾在《在顿悟中图真 于渐悟中变生---浅谈践悟中国画绘事之况味》中有云:“余治学丹青三十余载,痴心耕砚,迂有余而勤尤足,一直努力,未尝稍懈。然性孤多癖。。。。。。悠悠然,贫居一隅,躬身自资,独行绘事。。。。。。”由此可知,在老可的绘画生命里,即天然地凝聚着“癖、痴、贫、迂”的心性情结。老可从心灵深处即自然而然地恪守住了去俗尚雅的“格”规。是老可“曲高和寡”、“知希为贵”意念的写照。是故,其作品既有古淡天真之高雅,机杼有矩之典雅,萧疏简淡之隽雅,又有心旷神怡之和雅,高贵独特之大雅。相信画家老可在未来的时日里,仍能守住当下“清贫”和“孤癖”,坚守“寂寞之道”,“解衣般礴”,一如既往,并以更大的勇气,在不断的艺术探索中走向新的更大的辉煌。相信他,做得到。我们拭目以待。

                                                                                          

                                    二○○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于不染斋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文章---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可博客
 《溪山高隐》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文章---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可博客
《幽居寒山读清泉》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文章---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可博客
《选得幽居惬野性》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文章---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可博客
《秋深泉落清冷流》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文章---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可博客
《却尘幽居王莽岭》
 
转载:著名画家、美论家净一先生解读老可山水文章---顿渐禅悟妙理 至境其心自然 - 老可 - 老可博客
《独步林荫觅佳句》


 
  评论这张
 
阅读(845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