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颐堂

来者便是有缘客,开怀笑迎惜缘人。

 
 
 

日志

 
 
关于我

老可, 号:清公、莲道人、随翁、问石山人、石悉、知不道人、沾化砚农、榖者等,斋名“大颐堂”(曾用“大如堂”)。生于甲辰仲冬,齐地布衣。今蛰伏幽燕,僻于乡野,藏修丹青,执经问难于世贤,业以刻鹄类鹜也。闲读耕砚,舌耕家塾,稽古之力,鬻画糊口。虽寒,犹乐耳。

网易考拉推荐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2013-09-11 19:53:50|  分类: 名家点评老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

----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贾德江

        我所熟悉的老可,一直在中国画山水与花鸟两个领域默默进行学术的探究和实践,已经持续多年。其间学艺拜师、面壁向纸、诸多甘苦、寸心自知。在当今这个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像他那样,独处寒室,秉灯夜读,孜孜于学术与艺术的人,已日显稀少而弥足珍贵。他自持清高,洁身自好,不肆张扬,崇尚佛学心禅,喜读儒、道、释等诸子百家的学说与文论,清淡如水,与世无争,但绝不缺少自信与自尊。在我们的交谈中,他的心想并不在意入世功名,它是以绘画作为一种人生的修炼方式,由技进道,在内在的精神层面上,感受心灵之光。因为这种光能使人心生平静,超凡脱俗,通过修为找到人原本的大智慧。老可追求的是一种纯正的心境和清净的灵性境界,所以他仰慕的画家是中国历史上的禅、道画家,如八大、石涛、青藤、龚贤、金农、渐江等。他们的艺术是与他们的内心修炼的精神境界为一体的,他们的人格心态决定了其画品并不把物质的法、技、效果放在第一位,更不为名利所自受捆绑,而多是通过画家自身内心的修炼,表现心中纯净无尘的“人天合一”之境界。我以为,能够以此为乐,无视世俗讪笑的人,一定是有大意志、大定力、大理想的人。

        一、道法自然

        纵观当代山水画坛,有两种值得注意的新风格趋向:一为江浙一带的简笔山水,一坡一石、一屋一树,皆逸笔空灵,洒脱无拘,发自性情,随意书写,重在笔情墨韵,令人有反复玩味之趣。一为北方之繁笔山水,趋向具象描述,巍巍云山,气象混沌,群峰逶迤,塬峦广厚,或精勾细皴,或泼墨浓染,磅礴沉雄之“气”“质”具盛。两者所同,皆出自“以自然为师”的态度,两者所异,有疏体密体之别,有大小情趣之分。

        很显然,老可的山水属于密体之列,关注的是地气而非天籁。他对脚下那厚沃的北方土地和山川,有着深深的眷念,并以浑凝厚重的量感、苍茫郁结的明暗、严谨强固的构成、勾皴密匝的笔墨,去展示大自然的内在节奏和本质,渴求着物我神遇迹化的豁然开悟之境。他的画作以健笔繁点为主要操作方式,线只起到山体树形的框架构成作用,那密密麻麻、层次重叠的短皴墨点,隐含着光影明暗的体积与起伏的关系,似乎要在无尽的重复之中,传达出北方山水那地老天荒的凝重结体和强悍的生命。在他的《山水清音》《溪山敲诗》《结庐山泉度清闲》《溪山雅集》《深山访友》《溪山高致图》等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不厌其烦的繁笔山水所形成的空间感,更多地依靠以点代皴的疏密黑白变化,积点成面,接地连天,有很强的对比力度和丰富的内涵,从而使相对平面化的画面具有雕塑般的体量感。

         如果追溯这类山水的传统渊源,大体源自于老可对北宋山水的整体性结构的研习,即如范宽善用繁复茂密的皴笔交织出浑厚雄强的大块文章,画面有扑面而来的逼人之势。而在宋以后的元人和明清画家那里,局部笔墨的表现力和丰富性得到加强,但整体气势已减弱。比较而言,与其说老可从范宽、龚贤那里学习笔墨幽深,不如说他更多地得益于大师们构图的整体力度。但在取景上,他将中景更为拉近,弱化了山与树的形体特征,而突出了多种点皴所形成的整体浑然效果,彰显出北方山水浑厚而雄旷的人文气质。可以这样说,老可的山水画中的独特气韵来自于他精用的墨点。石涛认为“笔枯则秀,笔湿则俗”。湿笔可以取韵,但太湿又易臃肿而缺少筋骨;枯笔可以得气,但太枯又易于干瘦而缺少血肉。老可经过多年实践,反复探索,已经把握笔墨相生相发的规律,挥毫运墨已达到笔中含墨、墨中见笔的境界。黄宾虹称石涛“全在墨法力争上游”,我以为老可的山水笔墨兼具,但侧重用笔于点法,“更在点法争上游”。

         二、游目骋怀

         对于写意花鸟画的学习,当今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主张从临摹入手,也不反对写生,另一种则主张以写生为重点。老可则是兼收并蓄。一方面,他走进古人,走进传统,每遇佳作,从不放过,手摹心记,直至了然。由此,他临习了徐渭、八大、扬州八怪、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等名家的代表作品,从中悟得传统笔墨之精义。另一方面,他走进自然,走进山野,获取灵感,以写生带动笔墨的新变。从老可的作品中,不难看出他的画鸟所呈现出的两种面貌:一种是重写生观察,重自身感受,更多的是师自然、传自然之神。如表现玉米丰收的《但喜粗粮娱小我》,描绘山野菊花绽放的《幽怀南山共秋清》,再现南国荔枝长势的《枝延古意通今情》,意写田园果蔬的《清园观蔬度清真》,壮写莲蓬堆积如山的《满糖莲子凝露香》等作品,似乎受到山水画的启示,多为密体写意花鸟,或密叶繁花,或硕果累累,或成林成片的树丛花丛,一一展现的不仅是纸上的图画,更是画家心中的追求。另一种则是较多地从艺术史得到启发,多以读画、背临和默写的方式研究前人画作,然后进行新的提炼和再创造。如表现荷塘情趣和清供的一系列作品,多以笔形、笔性、笔感与墨色、墨层、墨韵乃至干湿浓淡的变化进行意向重组,改造了古代文人花鸟画图式。

         在他那里,吴昌硕“以作书之法作画”的经验帮助了他,使他无论是勾花写茎,还是泼叶点苔,无不注重书法的“写”的意味。是他笔力墨法的厚度,是他线中的墨色变化,与变化的墨色形成的面的对比,是他的花鸟给人以“墨海中立定精神”、“混沌中放出光明”的美感。

           在他那里,八大山人之高简、之符号化、之抽象表现影响了他,使他的疏体花鸟以笔立骨,以笔趋形,以笔传神,以笔使墨,以笔抒情,融双勾、泼墨、点厾、没骨为一体,造成了花鸟画高洁而莹明的新语境。

在他那里,齐白石以纯朴之情挥写出牵动老百姓情思的作品感染着他,使他的花鸟画于齐白石的世俗性与亲近感如出一辙。老可的创造性是在大众所喜爱的题材中,寻找黑白灰的线面组合与墨色的变幻意味,由此获得丰厚的内在张力。

        老可的花鸟画崇尚力量、气势,追求清新、劲拔和朴茂的意趣。这追求不仅体现与他那得力于书法修养的酣畅淋漓、挥洒自如的笔墨,也表现在他作品的选材、立意和构图上。他笔下那排比的墨色书写的芭蕉、荷叶和亭亭玉立的荷花,以及秋风中绽开笑脸的菊花与静水中的青蛙,无不洋溢着生的喜悦和欢乐,显示出一派生机与活力。他又极善于运用笔的急速舒缓、墨的枯湿浓淡和布局的疏密错落、造型的开合揖让来达到抒情表意的效果,以表现撩人心弦的生命律动。它使我想到艺术品的价值,恐怕不能完全以形式的新和旧作为衡量标准。无论他是以首创的前所未有的形式还是采用传统的艺术手法表现出来,真正打动欣赏者的,还是作品的精神价值。

        三、走向澄明

        中国画在当代,固然有多种多样的风格,但基本的价值倾向不外乎三种:一种完全以传统为圭臬,以仿古摹古为能事,沉浸在古人的笔墨样式中自得其乐;另一种认为中国画已经高度发展,难以有新的作为,所以对中国画采取了反叛与破坏的方式,而将中国画的材料和笔墨形式视为其他艺术的组成因素;第三种则认为中国画的传统是一个有生命力的传统,它的发展必须在传统的基础上寻求新的可能性。无疑,老可属于这一类画家。

       通过老可十余年来的山水、花鸟方面不断探索所取得的成绩,可以看出,这位深入理论致思并勇于实践的画家,十分尊重传统,但在客观实际中,他并未完全恪守传统,而是怀着对传统的敬意,寻找契合自己心灵状态和生存经验的艺术表达方式。在老可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对待艺术始终如一的虔诚之心,以一种近乎宗教般的执著意志去追求艺术的最高之境。以这种敬业精神献身于中国画,我以为对老可来说,这才是人生与艺术之途永不熄灭的“心灯”。石涛在他的话语录中言道:“夫画者,从于心也。”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只要欣赏者用自己的心智去领悟,自会感受到老可的作品不仅在技术与方法的层面上力求出新,而是在内心深处开启精神的修炼,着重于笔墨与心灵的沟通,在渐修与顿悟中不断地由遮蔽走向澄明。


                                                                            2013年9月10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作者为全国著名美术评论家、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副社长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大如堂

 老可山水作品《山泉清音》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大如堂

  老可山水作品《溪山敲诗》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大如堂

  老可山水作品《结庐山泉度清闲》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大如堂

  老可山水作品《溪山雅集》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大如堂

   老可山水作品《深山访友图》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大如堂

  老可山水作品《溪山高致图》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老    可
老可花鸟作品《但喜粗粮娱小我,殊无兴趣见大人》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老    可
     老可花鸟作品《幽怀南山共秋清》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老    可
        老可花鸟作品《枝延古意通今情》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老    可
  老可花鸟作品《清园观蔬度清真》

《若识本心,即识斯画》----读老可的山水、花鸟画       文/贾德江 - 老可 - 老    可
 老可花鸟作品《满糖莲子凝露香》

           (此文摘自:由中国国家画院和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组织编辑、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刘大为先生为顾问、杨晓阳先生和贾德江先生分别为正副主编的学术性精品系列画集《中国美术家大系. 老可卷》)
  评论这张
 
阅读(7978)|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